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我要推荐新人物

人物辞条 文化 →吴玲儿


吴玲儿 (1961~) 澄海市人,广东潮剧院国家二级演员,闺门旦、青衣当行。广东省戏 剧家协会会员。1978年毕业于汕头戏曲学校。1980年在《王熙凤》中饰演尤二姐一角获广东潮剧院青年会演一等奖。曾获汕头市政府通报嘉奖。主演的名剧《柴房会》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录像收藏并参加第二届中国艺术节(中南片)演出。饰演的主角有《陈三五娘》中的黄五娘,《苏六娘》中的苏六娘,《偷诗》中的陈妙嫦,《蓝继子》中的蓝王氏,《冰梅》中的杜冰梅,《飞龙女》中的皇甫飞龙,《柳玉娘》中的柳玉娘,《无意神医》中的皇太后等。

吴玲儿扮相秀丽,做派大方,唱腔优美,1993年在广东省戏曲研讨会上她的表演受到中国戏曲表演艺术家杜近芳的称誉。由吴玲儿主演的20多部剧目均被录音录像发行海内外。历年来在海内外作巡回演出,均受到好评。曾撰文《姚璇秋教我演黄五娘》发表。
 

名旦之花

——记姚璇秋高徒吴玲儿  

    潮剧标准闺门旦吴玲儿,是姚璇秋悉心栽培起来的一朵名旦之花。

玲佩声随响履闻,

宛然抱瑟湘君;

丽儿体态轻盈甚,

一片见吹欲化云。

    这是新加坡著名诗人潘受赠吴玲儿的一首诗。在诗人眼里,吴玲儿宛若抱瑟弹唱的仙女湘君,玲佩之声悦于耳,丽质天姿耀眼前,神韵之优美,气质之高雅,如风化云。这是对吴玲儿舞台形象准确生动的描绘。

    吴玲儿从艺十多年来,成功塑造了黄五娘、尤二姐、莫二娘、陈妙嫦、皇甫飞龙、杜冰梅等鲜明秀丽的少女少妇形象,饮誉海内外。最近又在潮剧院一团为'93(汕头)国际潮剧节献演的新戏《柳玉娘》中担任主角。

    吴玲儿善于刻划深沉真挚、情意绵绵的深闺淑女;善于渲泄善良弱女子的凄楚冤情;也善于塑造刁泼狠毒、权欲很得的娇妇;最近又别开生面地塑造出柳玉娘这样一个慧眼秀心、美姿丽态"卓文君式"的鲜活形象。令人惊叹一个热情爽朗、天真单纯的少女少妇(吴玲儿生活原型)何以能塑造出性格深沉复杂(吴玲儿舞台典型)的人物形象?

    要解开吴玲儿艺术之谜,还得人她的艺术生涯去追踪溯源:

荔镜重开弦歌续  五娘复出知是谁

    一九七八年,正是潮剧复苏的黄金时代,剧团经常接受出访任务。一批传统名剧如《陈三五娘》等亟待鲜花重放,但原来的知名演员如姚璇秋等,历经"十年浩劫"之后,大多进入师傅、师姐的行列。潮剧必须后继有人,培养新秀,以新美的姿态出现。

    当时突出一个具体问题是:重排演《荔境记》(陈三五娘),弦歌续唱优美的潮剧之诗,谁来担纲主演黄五娘?

    黄五娘这个角色属标准闺门旦,表演细腻,情感委婉深沉,谁能继承旦后姚璇秋的精湛表演艺术?

    名师尚在,高徒是谁?

    这是关系到潮剧在新时期能否复兴的主结,又是海内外潮剧观众翘首以望的事情。市委领导、潮剧院领导、专家师傅们都很关注。一时之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期望的眼光形成一个聚集点----只看姚璇秋"一定音"!

    姚璇秋一眼看中吴玲儿  吴玲儿如花初放吐芬芳

    吴玲儿当时19岁,尚在戏校学习。她举止活泼、天真无邪,正如"一支梨花春带雨",又是"一颦一笑风韵生",面如满月,眼似闪星,沉静时有端庄致风韵。她口内纳珠玉之声,眼瞳含戏曲之光。

    著名旦后姚班秋惊喜地发现吴玲儿这些优异潜质,便一眼看中了她,热情收吴玲儿为徒,教她继承黄五娘这个海内外驰名的角色戏,于是,领导决定让吴玲儿提毕业进广东潮剧院一团演戏。

    姚璇秋从吴玲儿的具体情况出发,首先开教闺门旦的台步"走圆场"从慢到快,从快到慢,又突变为碎步、磨步、蝶步、云步、踏步等,一连好几天,练得吴玲儿周身酸痛难耐,上下楼梯都叫"哎唷!"

    姚璇秋授徒眼到心到,她对吴玲儿又鼓励又压担子:"小吴练得很好嘛,我们学闺门旦的就得练好这套基本功。现在不苦练,将来是要后悔的!"说得吴玲儿轻轻抹去眼泪,紧咬朱唇鼓劲再练下去。

    为了使徒儿心领神会,园丁边示范动作边讲解人物。姚璇秋说:"黄五娘出身富户人家,受过良好教养,知书达理,又有一颗善良美好的心。她的一举一动都要稳重端庄,感情表达要深藏不露,但又不能呆若木鸡,所以要做到细腻,严格分寸。舞台上要行不动裙、笑不出声,开口不露齿。"

    姚璇秋爱护吴玲儿,象园丁爱护含苞待放的蓓蕾一样,施之以戏曲艺术营养,浇之以寄望之深情。她严格认真,耐心启发,平易近人,吴玲儿尊称她为"秋姨!"

    在"秋姨"的关心指导下,吴玲儿一招一式地学,一腔王码电脑公司软件中心调地练,几十次甚至上百次,直到秋姨满意为止。黄五娘有个叫句"苦呀!"吴玲儿练了上百次,整月整月地叫"苦呀!"戏曲讲究"含、咬、吞、吐",叫句尤见功力,要叫得有情有韵味。当时有不甚了了者认为何苦如此苛求?旁观者反倒为吴玲儿叫起"苦"来。后来事实证明:吴玲儿的戏曲口白能含情动人、富有节奏感和意味美,正是当年苦练数月的"叫苦",换来了今天观众的"叫好!"

    吴玲儿苦练戏曲功夫,北风飒飒,她练得心热脸红;细雨霏霏,她练得如鱼得水:烈日酷暑,她练得淋漓尽致。她牢记秋姨的话:"演员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潮剧的希望靠你们了!"

    一个十九岁天真烂漫的少女,刚一踏进戏曲殿堂之门,便担纲担戏,超负荷地磨炼,说苦,实在苦不堪言,说幸运,实在也够幸运。吴玲儿到今仍念念不忘,总是说"秋姨如何教我"、"我的成长离不开秋姨"。句句深情语,声声颂园丁!

    吴玲儿塑造的黄五娘,那稳重端庄的大家闺秀风韵;那自尊矜持的少女情貌;那亦羞亦嗔的含蓄,让人看到当年姚璇秋的艺术情影和见采神韵,但也让人体味到雏凤清于老凤声,复出的五娘在古典美上焕发出青春气息,从中窥见吴玲儿的独具神韵和新潮气派。

    吴玲儿继承姚璇秋善于表现黄五娘"一瞬间的复杂心理变化",她掌握"爱情的炽热力量"这一人物支柱去演戏、演行、演活人,在唱做念上潜化入自己的优美表演和腔韵声情,形成新美的形象气质。

    一九七九年以后,吴玲儿随姚璇秋到香港、新加坡、泰国文访问演出,吴玲儿工的黄五娘形象,深受海外乡亲的赞誉:"潮音一典动乡思,犹忆璇秋色艺驰;万掌声中今赞誉,名花又有吴玲儿。"

潜心砥砺求探索 洗炼鲜活露才华

    八十年代伊始,潮剧《王熙凤》出台,吴玲儿担任该剧戏份繁重的尤二姐。当时吴玲儿正是二十刚出头的妙龄闺门旦,如果凭着她其时的窈窕体态和美丽动人的外部优势,是很容易取悦观众的。但她并没有这样做,而是意识到这是从艺以来独立创造的一个重要角色。她芳心激动,潜心砥砺,青春勃发,要学习秋姨在深入开掘、体验人物性格上下功夫。

    要塑造好尤二姐形象,确实是对吴玲儿的一次严峻考验。尤二姐是一个与黄五娘性格迥异的人物,是一个依人门下,自卑轻信,甚至愿委身为妾的弱女子,这与吴玲儿自身的生活阅历、性格气质相距甚远。这一次是独立塑造人物,比不上演五娘时一招一工可师承秋姨的精湛表演。吴玲儿拿出扮演五娘时那种潜心苦练,孜孜求索的精神,探索、把握尤二姐的鲜活形象再现于舞台上,显示了她在艺术创造上者华。那么,吴玲儿是怎们塑造尢二姐形象的?个中情事,值得咀嚼回味。

挟在半空落水面 弱柳依凄情悲怆

    善良软弱的尤二姐,偏遇贾府争权夺利的轩然大波。她被卷入漩涡的中心,一会儿被裹挟着,悬上半空,命运茫然;一会儿被摔掷着,跌落水面,全陷深渊。吴玲儿形象地表现尤二姐自于如此厄之中,又微妙地表现尤二姐如何抱着一丝微弱希望,在矛盾冲突错综复杂中忍辱偷生。如恶风中的弱柳,倍学姜怆,直至在幻灭中看清了朱门的丑恶,在默默死去时遗恨抱怨,发出一声催人泪下的呐喊。尤 二姐命运之哀怜无告,心理活动的波澜起伏,被表演得出神入化,悲剧形象感人肺腑。

    吴玲儿塑造尤二姐形象,不拘泥于固有的成法。在"诱婚"场以闺门旦程式表演,随着情势的推移,逐步融化为青衣的格调,恰切地刻划人物艳质如蒲柳、随风面逝的性格发展,使尤二姐这个悲哀的弱女子形象,焕发出艺术美的魅力。

瞬间营造艺天地 有限表演出无限

    吴玲儿戏曲表演的显著特色,在于她牢牢地把握住人物性格的串线,在情节发展的流程中,尤其是在矛盾冲突中进射出火星之自,抓住短暂的瞬间,动中取静,静中显动地揭求出外形形象丰富的思想内涵和感情变化。

    她在"诱婚"场中,细腻地表演尤二姐独自凝眸对镜的无限幽怨,表演的时空是那么的一瞬间,溢出的情韵久久留在观众的心头,变有限为无限。当贾琏踩住衣袖不让离去时的惶乱,当接过定婚戒指后的为难,都在相对静止、停顿中,以艺术间隔的瞬间,鲜明地揭求人物性格的特征,展示了一头元幸的羔是如何被一步步地牵到坛前,成为贾府内讧的牺牲品。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演员,能如些深刻微妙地表演,真不愧为姚派(姚璇秋)的高徒,她昭示着吴玲儿自己的天赋,是一个能够征服观众的后起之秀!

    吴玲儿表演悲剧人物,能"切肤入里","诓尤"一场令人播心战粟,当听到琏二奶奶(王熙凤)突然到来,尤二姐那种怜弱的灵魂处于无法遏制的震荡颤粟。待到"逞场,尤二姐腹中胎儿被打下,吴玲儿以悲剧造型表现尤二姐在极度痛楚中两眼发直,托儿所着用手指着王熙凤,内心喷 火说"今日方知你恩情!"这些表演都显示了吴玲儿艺术的个性待质。

    表演尤二姐的悲剧结局,尤见吴玲儿的造诣。在"接驾"场中,她麻木地盯着定亲的戒指,异常淡漠地说:"我明白,越看越明白了!"这种寓热于冷的表演,使之冷彻骨髓,具有深刻的内在力量,不由人为之酸泪下。

    吴玲儿继承姚派的表演功力,渗入自己的特质,天赋,在稍纵即逝的瞬间拓展艺术天地,自如地运用相对稳定的造型,把戏做够演透,既强化观众的艺术感受,又给人留下隽永的回味。吴玲儿塑造的尤二姐形象,象,象一幅悉云惨雾里哀怜弱女的水墨画;吴玲儿日出尤二姐的心音,似一支缠绵哀怨的咏叹调,都有较高的悲剧美学意蕴。

白裙碎步步涟漪 水袖轻飘飘冤魂

    继第一悲剧形象尤二姐之后,吴玲儿又在《柴房会》中塑造第二个悲剧形象幕二娘。这两具角色介于闺门旦和青衣之间,都属芳龄少女少妇。尤二姐是"活受罪",幕二娘是"死冤鬼",同悲不同惨。前者是逆来顺受的羔殉葬品,后者是善良被陷、从良受骗,一腔怨气的冤鬼魂。吴玲儿在表演上,一点不雷同。姚璇秋当年告诫她:"演活人",吴玲儿做得恰切、灵活、超脱,真所谓"名师出高徒!"

    吴玲儿以优美的身段、秀丽扮相,让观众看到幕二娘原是一朵美丽的花儿,诱发观众联想、思索"名花受践踏"的悲剧意蕴。吴玲儿碎步之美,走动得白色长裙泛涟漪,又以轻飘的水袖,荡漾出一缕缕惨白冤魂,在悉韵怨腔的弦乐声里,形成一段悲剧色彩的舞蹈之诗。

    吴玲儿的唱腔艺术,缘着人物之情面生发,时面低回咏叹,悲郁声声;时而奋吭激越,啼血哀鸣。珠玉之声潜伏着饱满圆润的情感气流,生动恰切地表现出幕二娘含冤负屈、矢志鸣冤的心理情态,显示出姚璇秋高徒的艺术创造才华和曲艺素养。

    吴玲儿演道姑有道家见韵,演反派是"美得厉害",演"卓文君工"人物是慧眼异英才。正是:赢得丰姿巧样妆,漫将心事细细量;玲儿不是闲脂粉,色艺声腔各有长。

    一九八三年三月,吴玲儿随团到上海演出,慕名专诚访上海昆剧闺门旦华文漪,请她付授名剧《 偷诗》的表演艺术。

陈道姑凡心难禁填幽词  潘书生偷诗非贼成知已

    吴玲儿拿出当年演黄五娘的心劲,一心一意跟在名家华文漪老师身旁,一招一工地学习琢磨。学动作,品戏味,措戏脑,抓戏魂,直到惟妙惟肖、栩栩如生,把昆剧的陈妙嫦化为潮剧的陈妙嫦。

    后来,潮剧《偷诗》演出成功,吴玲儿扮演的陈妙嫦以新格调新形象为广大观众瞩目。首先,她把道姑泄露春情的一阙《西江月》词,加以潮化、情化:松舍青灯闪闪,云堂钟鼓沉沉,黄昏独自展孤衾,欲睡先悉不稳。一念静中思动,万船情意难禁,强将经卷压凡心,怎奈凡心转甚。

    吴玲儿的戏曲念白,微妙地托出道姑"静中思动"的缕缕情思,把"情意难禁"的心音回荡。既用压抑的腔调道出"强将经卷压凡心",把个"压"字念得"欲重还轻",恰切地道出"欲压不能",终于发展为"凡心转甚"。细细品味吴玲儿的口白,头韵、腹韵、尾韵,缭绕转环有致。如此功力,早在姚秋教她叫句"苦呀"之时就已奠下根基。

    吴玲儿学戏潜心吸取,又用心创造,通过她那明丽越旋的声情,抒发出道姑陈妙嫦的"一段心事"。在文艺创作经典论著中常讲"一段心事最难描",笔墨尚县难描,何况声情乎?

    在学习运用"仙拂"这一道具上,吴玲儿采用"先用后弃"。用时赋以舞美情态,俨如"道品人"。等到神倦打盹、惊学潘必正在云堂时,则弃"仙拂"而用"水抽",以闺门旦表演手法代替了"道家规范"。她用"仙拂",是扬、是拂、是倒、是转,随形而变,循情而生,配合着闺门是的举上止台步,变无情物为有情物,拂荡出满台道家风貌。然而陈妙嫦正处于妙龄少女怀春之际,在剧情转入与潘必正会喇进,便以生旦戏就工,突出水袖的表演是得体休合 宜的。可见吴玲儿的表演艺术是建立在深刻理解人物内心世界和剧情戏蕴上。

    吴玲儿的细节表演好微妙。当潘必正拉着陈妙嫦的水袖,要她一起跪下海誓山盟时,她羞答答、娇情委婉地说"我不会呀!"口里连说几句"不会",可双膝已情不自禁地跪下了。些情些景活画出"万船情意难禁",情感的造型,微妙的亮相,韵味无穷。

 

礼物 查看历史赠送记录

暂时还没有人赠送礼物

>>查看全部 吴玲儿相关的图片(共9张)

吴玲儿剧照 吴玲儿剧照 吴玲儿剧照 吴玲儿剧照 吴玲儿剧照

>>查看全部 吴玲儿相关的资讯(共2篇)

文章标题 更新时间
你还没有登陆,将以匿名的形式发布资料!  登录

补充关于"吴玲儿"的资料 (为了能够通过审核,请填写真实,有根据的人物资料)

文章标题:
文章出处: (填写你参考资料的来源,如果没有可不填!)
发生时间: (格式:2009-12-22,不知道具体时间请留空。)
认识的人: (可能认识的人,人名之间空格分开)
文章内容:
同名人物
  • 吴玲儿

    吴玲儿(1961~)澄海市人,广东潮剧院国家二级演员,闺门旦、青衣当行。广东省戏剧...

辞条统计
浏览次数: 20125
编辑次数: 1 查看历史版本
最近更新: 2008-07-02
创建者: emma6702
>>更多 他(她)的社交圈
>>更多 对他(她)说句话

潮友印象
祝福
换一组  近期祝福
相关人物